-

第四千三百五十七章

魔鬼的化身

魯道夫身體在發抖著,臉上滿是難以置信之色,喃喃自語道:“為什麼,為什麼你什麼都知道?”

陸軒微微眯著眼睛道:“我可是一位中醫,能看出你的病情,用的中醫裡的望診之術。”

“望診?”

魯道夫呆呆的看著陸軒,旋即臉色脹成豬肝色的說道:“你能治好我的病嗎?”

“當然——”

陸軒莞爾一笑道:“如果不能治,我跟你扯這麼多乾什麼?”

聽到陸軒的答覆,魯道夫身體更是哆嗦起來,激動不已。

要知道,錢財乃是身外之物,生不帶來,死不帶去的,魯道夫空有這麼多金銀財寶,可他死後,難道帶進棺材裡嗎?

他如今嗜錢如命,隻是人性的扭曲而已。

他也渴望像大長老泰勒一樣,老牛吃嫩腦,玩弄年輕貌美的金髮尤物。

這次男人最為渴望的,越老,越渴望擁有年輕的**。

如此纔是**上的刺激,精神上的寄托。

“隻要你治好我的病,讓我恢複精力,你要少多少錢,我都願意給你,這座金山,都能送給你。”

魯道夫指著身後的這座金燦燦的金山,熱血沸騰的說道。

“嗬嗬——”

陸軒搖頭一笑道:“魯道夫,你應該知道,我這次登門拜訪,可不是為了錢!”

魯道夫身體一激靈後,目光緩緩落在了凱奇的身上。

很快,魯道夫麵露難色,臉色沉重的說道:“你想讓這個我們族長的私生子,登上紫羅蘭貴族的家主之位?”

“是的!”

陸軒點點頭道:“所以,我希望凱奇能得到二長老你的支援。”

魯道夫眉宇間滿是陰霾,一字一句的說道:“我想你應該知道,阿諾德這個人不僅心狠手辣,而且最恨彆人背叛他,並且他如今在家族中的地位很穩固,想要推翻他,幾乎是不可能的,這可是一跳不歸路。”

不等陸軒說什麼,魯道夫咬著牙,又道:“雖然我很想重振雄風,但是如果拿我的命相比,我更希望我能再多活幾年,而不是陪著你一起冒險。”

顯然,魯道夫是個聰明人。

即使他能恢複雄風,但是丟掉小命,一切都是白搭。

冇有什麼比命更重要了。

聽著魯道夫的話,本來還期待著二長老歸順的凱奇,臉色頓時一跨。

“如果我告訴你,我已經說服大長老,站在我這一邊了呢?”

正當魯道夫眼神陰晴不定之時,陸軒不緊不慢的說道。

“什麼!”

話音剛落,魯道夫、老管家和兩個保鏢都是驚詫的大叫出聲來。

“不可能,這怎麼可能——”

魯道夫搖著頭,有些難以相信。

在他看來,大長老泰勒如今要什麼有什麼,身邊還豢養了好幾個金髮美女嫩模,夜夜笙歌,好不逍遙快活,

因此,大長老會放著好日子,冒著被殺頭的危險,去幫一個阿諾德的私生子登上家主之位的嗎?

“魯道夫,我知道你在想什麼——”

陸軒一眼看穿了魯道夫的心思,一字一句的說道:“你覺得泰勒大長老,現在的身份和地位,還每天有美女作伴,任其玩弄,他不可能冒著丟掉小命的風險,陪著我一起冒險的,對吧?”

“——”

陸軒的話,再次讓魯道夫震驚的頭皮發麻。

魯道夫一臉驚恐之色的看著陸軒,又是忍不住上下打量他一眼。

明明纔不到三十歲的年紀,為什麼他的城府如此之深,一眼看透人心,好可怕!

不是說薑還是老的辣嗎,為什麼在他身上,完全反過來了。

“嗯!”

魯道夫想否認,但還是點了點頭。

“嗬嗬——”

陸軒笑了笑,臉上露出玩味之色的說道:“魯道夫,如果把你換成是泰勒大長老,你最害怕的應該是什麼?”

聽到陸軒的話,魯道夫立刻是設身處地,陷入到了沉思之中——

如果自己是泰勒的話,每天被一個個性感妖嬈的金髮尤物服侍著,山珍美味,享用不儘,而且還毫不忌口。

酒池肉林的日子,這可是每個男人夢寐以求的。

這樣活著,應該是最害怕死亡,冇命再去享受吧——

想到這裡,魯道夫心裡一咯噔後,本來在低頭沉思的他,猛地抬起頭,目光震驚的看著陸軒。

陸軒直視他的雙目,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:“魯道夫,你很聰明!”

刹那間,魯道夫額頭都是冒出了冷汗來。

這個年輕人,太可怕了。

陸軒又道:“魯道夫,你現在應該知道,我為什麼冇有第一時間采取武力來威懾你了。”

既然泰勒怕死,魯道夫自然能猜到,陸軒的實力,足夠震懾住泰勒,讓泰勒就範,不敢不聽話。

“因為我表麵上愛財如命,其實我的心理已經扭曲,不會懼怕死亡的威脅,所以,你纔想治好我的病,讓我能像泰勒一樣,美女如雲,享受一個男人該有的快樂,這樣一來,你才能更好的控製我——”

魯道夫說著,身體又一次的微微發抖起來。

這一刻,即使是凱奇,都是一臉駭然之色的看著陸軒。

至於老管家和兩個保鏢,看著陸軒的眼神,簡直像是看著魔鬼一般,渾身顫栗不止。

有心機,有手段,而且還知道如何控製人心。

最為可怕的是,他的實力更是深不可測。

這樣的人,如同魔鬼的化身,怎能不叫人害怕和恐懼的。

“啪啪啪——”

當魯道夫剛剛說完這番話後,陸軒忍不住鼓掌起來,笑道:“不愧是紫羅蘭家族的二長老,果然聰明過人,不用我多費唇舌。”

魯道夫冇有說話,目光閃爍,猶豫不決。

陸軒看著他,目光灼灼的說道:“魯道夫,現在該到你選擇的時候了。”

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落在魯道夫的身上。

而陸軒臉上滿是自信的笑容,在他看來,魯道夫是不會拒絕他拋過來的橄欖枝。

幾分鐘過後,魯道夫緩緩抬起頭來,說道:“我願意為你效忠,不過前提是,你必須治好我的病!”

“這個是當然——”

陸軒笑容燦爛的說道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