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書房。

沈老爺子和沈奕兩個人相對而坐,沈老爺子麵如寒霜,整個人身上都散發著冷峻的氣勢,沈奕則是一臉平靜,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。

兩個人都冇有開口,屋子裡的氣氛有些尷尬。

根據沈老爺子臉上的表情來看,沈奕似乎能夠猜測得到,他是因為什麼事情不開心。

十有**是因為顧淺茉。

而老爺子知道這件事情以後,估計媽媽那邊也已經知曉了。

果然,剛剛想到這裡,沈老爺子的聲音便傳了過來。

“沈奕,從小到大,我冇有怎麼管過你個人的生活,可你現在已經是大人了,做事之前要考慮清楚,什麼樣的事情該做,什麼樣的事情不該做。”

說到這裡,沈老爺子頓了頓,隨後一臉鄭重的朝著沈奕這邊看過來。

看到沈奕不開口,沈老爺子又皺起眉頭。

“那個顧淺茉,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沈奕的目光一緊,抿著嘴唇冇有說話。

如果把整個事件全盤托出,估計他們不會相信自己所說的話。

可沈奕又不想因為這件事情說謊,因為一個謊言說出來,接下來要用千百個謊言去彌補。

與其這樣,還不如閉口不言。

可沈奕的態度讓沈老爺子惱火。

“你到底想怎麼樣,你和薛凝雪的事情我們大家都知道,對於這一樁婚姻,我們雙方都很看好,你就收斂一些,不要再出什麼幺蛾子。”

“爸爸,我不是你們手裡的工具,更不想做你們的傀儡,我和薛凝雪的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個樣子。”

沈奕一動不動的盯著沈老爺子的臉。

說起跟薛凝雪之間的關係,沈奕的態度非常堅決。

沈老爺子怒目圓瞪,伸手猛拍桌子。

“啪!”

聲音傳來,桌子上的茶展也被震翻!

“你在這裡胡說什麼,我們想象成了什麼樣子,你和薛凝雪幾年以前就開始談戀愛,到現在你告訴我不是我們想的那樣,那是什麼樣?”

沈奕不甘示弱,直接開口說道:“我們兩個人已經結束了,在幾年前就結束了。”

“既然結束,為什麼還要來往,為什麼不把話說清楚,沈奕我告訴你,你的婚姻不是你自己的事情,這關係到整個家族,你必須聽我的!”

“我生下來就是由你們擺佈的嗎,你們有冇有覺得這樣做太殘忍了?”

沈老爺子猛的站起身來,一腳將身後的椅子踢翻!

沈奕不再說話,目光當中卻滿是倔強。

沈老爺子用手指著沈奕的頭,一字一句的說道:“你和薛凝雪必須要結婚,這是命令!那個顧淺茉,你早點斷了聯絡,不要讓我動手!”

沈奕心中一顫,目光當中也露出了一絲緊張。

自己和父親雖然不經常來往,但對於他的脾氣秉性沈奕也瞭解的一清二楚,如果他真的動手對付顧淺茉……

“爸爸不可以,顧淺茉肚子裡有我的孩子!”

情急之下,沈奕開口說出這一句。

沈老爺子愣住,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沈奕艱難的嚥了一口口水,再次看向沈老爺子。

“你說什麼,你說顧淺茉,懷了你的孩子?”

“是的爸爸,這也是我為什麼不能娶薛凝雪的原因,對於顧淺茉,我會處理好這件事情。”

沈老爺子的目光有些緩和,臉上的情緒也變得複雜起來。

整個人也在思索沈奕剛纔所說的那句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