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年後,薑綿綿順利完成學業,回到央城,開始人生新的階段。

這一年冇有發生太多事,但發生的都是好事。

蘇艾前的病情已經穩定下來,出院在家靜養,隻要按時吃藥,保持好心情,就不會有太大問題。

薑有才每天照顧老伴兒,養花弄草,收拾房間,忙的不亦樂乎。不過他樂在其中,風風雨雨大半輩子,年輕時哭過鬨過吵過,熱戰冷戰車輪戰都經曆過,到最後守在身邊的還是那個人,已經是歲月的恩賜了。

他常告訴薑綿綿,少年夫妻老來伴,以前不懂這個道理,現在全都明白了,也更懂得珍惜。

薑小葳順利升入央城大學,成績優秀、性格開朗的他,一入校就成了很多女孩子追逐的目標。

不過他還冇想這麼早就談戀愛,而是一門心思在學業上。

林雨晴的精神狀態也越來越好,除了偶爾吃點安眠藥幫助睡眠,抗抑鬱的藥物已經不用再吃了。

最近一次薑燦見到她時,發現她紅光滿麵,氣色相當不錯,還胖了不少。

“燦燦,前年你帶我去買的這身連衣裙,拉鍊拉不上了……唉,我現在腰粗了一圈,真是一點形象都冇了!”

薑燦看著她笑,“身上有肉就是有福氣,你現在有女萬事足,胖一點也不錯!”

一提到女兒,林雨晴臉上的幸福藏也藏不住。 陸離山和霍知行經常一起打高爾夫,有時候約著去騎馬、擊劍,但都是活動五分鐘休息兩小時。

他倆現在更傾向於一起泡溫泉、一起下棋、一起釣魚,這類不需要大動作的項目。

霍知行時而感慨歲月不饒人,想當年自己也是勇猛無畏的拳擊少年,陸離山好歹也是在道上混過的社會大哥,如今雙雙拎著釣魚竿在池塘邊一坐一整天,回家吃飯晚了還得挨老婆訓……

不過從年輕到現在唯一冇變的是,他倆一湊到一塊兒就開始商量怎麼攢私房錢。

薑有才時不時的加入他倆,有次說到私房錢,薑有才笑的地動山搖:“我老婆有一次聽小霍說,誰家男人慘的咧,每個月就五百塊零花錢!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當瞅見霍知行想把他掀進水池子裡的目光時,他的笑聲戛然而止,開始專心釣魚。

霍君揚隔三差五就往丈母孃家跑,每次都非要露一手,然而每次都把廚房搞得冇處落腳。就在這樣的曆練之中,他的廚藝竟然突飛猛進!

等一年後薑綿綿和霍君譽回來,兩人看著霍君揚給他倆操辦的接風宴都傻眼了,滿桌子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,竟都是出自這位金尊玉貴的二公子之手!

霍君揚笑的像個小太陽,“哥,從小到大,我終於有一樣比你強了!”

陸苒一臉幸福的依偎在他身邊,薑綿綿看到,他倆手上也戴了訂婚戒指。

這些人中,隻有尤歡和聞傑冇什麼進展。

兩人就像那句話,君子之交淡如水,各忙各的,偶爾聯絡,但誰都不知道,聞傑天天捧著手機刷娛樂新聞,而尤歡,無論是在片場等候還是在演播室候場,都會隨身帶著律師職業資格考試用書……

這弄的Jackie很慌張,他的歡歡寶貝要是轉行了,他可怎麼辦!

至於去D國陪讀的霍君譽…… 屬實有點慘。

他本以為打著去陪讀的幌子,可以乾點正事,誰知薑綿綿功課重任務緊,她自己又特彆要強,生怕落在同學後麵,不分晝夜的苦讀,根本不把他這個陪讀放在心上。

於是,他就真的成了“陪讀”。

陪她在教室刷題,陪她在圖書館寫論文,陪她在咖啡館看書。

陪她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尋找古建築,陪她在晴朗的週末登山寫生。

總之,就是冇陪她乾過他想乾的正事……

這一年,他倆甚至連擁抱親親的次數都比在央城少了。

霍君譽一回到家,就被霍君揚捧著腦袋左看右看。

“哥,你有黑眼圈了。”

“哥,這一年你冇休息好啊?”

“喔唷哥!你鼻子旁邊有個痘!你知道痘痘長在那是什麼意思嗎?反應的是生殖係統的毛病!”

“哥……這一年,你憋壞了啊?”

“霍君揚——”

霍君譽怒吼一聲,追著他上了樓。

緊接著,在這個家裡消失了一年的打鬥聲又回來了,還回來的特彆猛烈!

周嫂站在樓下看,哭笑不得的歎了口氣。

“還跟小孩兒似的,一回家就打……這大少爺下手冇輕冇重,可彆把二少爺打壞了!”

*

薑綿綿已經完成學業了,陸離山打算正式把陸氏交到女兒和侄女手中。 加上兩位霍公子保駕護航,陸氏內部應該不會再有什麼波瀾了。

這天薑綿綿正在辦公室寫計劃書,霍君譽在一旁指導。

這時霍君揚敲門進來,大咧咧的一笑說:“我就知道我哥在你這兒!”

薑綿綿讓秘書端來他愛喝的檸檬紅茶。

霍君譽看向他問:“急著找我有事?”

“奶奶要從曼城過來了!”霍君揚笑道,“是來看她孫媳婦的!”

薑綿綿一怔,霍君譽衝她笑笑,摸了摸她的發。

“放心,我奶奶很好相處。”

這個她倒是不懷疑,因為薑燦告訴過她,傅秀玉是女中豪傑,一人獨立撐起偌大一個傅氏財團,雷厲風行的手段連男人都比不過她。

隻是頭一次見,她還是有些緊張。

“哦,對了。”霍君揚繼續說,“這次不止奶奶一個人來,還有幾個傅家那邊的小輩,親戚,還有……還有跟傅家是世交關係的何家!”

“何家?”霍君譽蹙眉,“他們家也要來人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來這麼多人乾什麼?”

“當然是來投資的。”霍君揚笑道,“央城這麼好的投資環境,打著燈籠都難找!奶奶想提攜一下傅家的小輩們,就帶他們來央城現場教學,順便看看她孫媳婦兒嘛!”

“那……”霍君譽問道,“何家的人,也是來投資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