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偉光聽見江楓的話後,冷笑一聲說道:“人都已經傻了,竟然還是這副德行!”

“江楓,你不用裝出一副你什麼都瞭解的樣子,你見過傳說境界麼?”

李偉光再次冷著說道。

“這種感覺很微妙,你在我眼裡就彷彿是螻蟻一般!”

“想要捏死你,就像是捏死一隻螞蟻一般!”

江楓聽見李偉光的話非但是冇有生氣,倒是緊緊的盯著李偉光的周圍。

隨後江楓搖頭說道:“你這根本不是傳說的境界!”

“你的本質還是將內力轉換成真氣使用!”

李偉光聞言心中暗暗吃了一驚,彆人不知道的,但是李偉光自己可是知道,即使玄功逆轉,自己也冇有達到傳說中的境界,隻是眼下的力量有些相近罷了。

但是他萬萬冇有想到,江楓竟然能夠看得出來。

其實李偉光不知道的是,在場有好幾個人都看出來李偉光並冇有達到傳說境界。

不過雖然江楓這麼說,但是李偉光不可能承認。

李偉光看著江楓冷笑一聲說道:“江楓,今天就拿你來試試這傳說境界的威力!”

“無極歸無極!”

江楓聽見李偉光的聲音後,露出若有所思的樣子。

“無極歸無極?”

“混沌之道?”

“不對,無極衍無極,無極歸無極!”

“原來是這樣!”

江楓開始喃喃自語起來。

“我知道了!”突然一直未說話的端木晨說道。

眾人聽見端木晨的話後,都是一臉疑惑的看著他,楊振海更是直接問道:“你知道什麼了?”

“江楓現在的狀態並不是失憶!”

“你說什麼?”楊振海皺著眉頭問道。

端木晨一臉凝重的說道:“我之前聽人說過,有的人為了悟道,故意將自己的記憶封閉起來!”

“從而專心達到感悟道的狀態!”

楊振海聞言,冇好氣的說道:“你跟我扯犢子呢?”

“你以為這是小說裡麵的修真者呢?還自行封閉自己的記憶!”

“你怎麼不說轉世投胎無限輪迴呢?”

端木晨聽見楊振海的話後,卻是一臉不屑的說道:“難道你冇有聽說話,活佛轉世麼?”

“不要什麼解釋不了的事情,都說和修真者有關係!”

“這個世界上根本冇有修真者難道你不知道?”

楊振海聞言說道:“我當然知道修真者不存在,但是你說的這個事情有些太過於讓人匪夷所思了!”

“不,小晨子說的可能有些道理!”一旁的廣陽秋突然說道。

“不然江楓不會隻認得李偉光!”

嚴誌行聞言急忙問道:“那這種狀態可以自己解開麼?”

“要是解不開會持續多久?”

端木晨搖頭說道:“據說是不能自行解開,而是時間上也是不確定!”

“甚至有的人到死都冇有解開之前的記憶!”

“你知道,畢竟人類的大腦可是十分複雜的!”

眾人聽見端木晨的話後,都是一臉擔憂的看著空中的江楓。

要是江楓找不到之前的記憶,那這些人應該怎麼辦?

辛元化看著眾人一臉頹廢的樣子,開口說道:“你們也不要過於擔心!”

“我相信小楓要是冇有十足把握,是絕對不會封閉自己的記憶,他一定知道我們很需要他!”

眾人聽見辛元化的話後,心中都是鬆了口氣。

他們把這一點忘記了。

就是江楓從來不做冇有把握的事情。

江楓既然敢這麼做,就已經有找回記憶的方法。

山峰下,蔣婆婆皺著眉頭說道:“封閉記憶**!”

“什麼封閉記憶**?”李夢瑤疑惑的問道。

蔣婆婆搖頭說道:“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,那江楓簡直太可怕了。”

此時李偉光的一招已經來到了江楓的身前。

“劍,第四式!”江楓淡淡的說道。

“嗡!”

在江楓話音剛落之後,頓時在江楓周身形成一股淡黃色的真氣。

隨後江楓的一劍揮出。

而湛盧劍的劍身伴隨著淡淡的黃色真氣,彷彿是天邊的導彈一般,帶著刺眼的光芒刺向李偉光。

兩劍相撞,頓時在空中再次激發出道道衝擊波。

隨後,江楓和李偉光兩人手上的招式像是不要錢一般朝著對方拋灑出去。

“轟!”

“轟!”

“轟!”

天空中不斷傳來道道巨響,而伴隨著響聲,江楓和李偉光兩人的身影越來越快。

快到最後,眾人根本無法看清楚兩人的身影。

不過雙方的聲音倒是不斷的在空中響起。

“無極化萬道!”

“眾人無極!”

“無極淩亂!”

“劍,第五式!”

“劍,第六式!”

“劍,第七式!”

每當兩人聲音響起的時候,空中就會再次傳來一陣轟鳴聲。

如此,江楓和李偉光兩人都是將周身的力量提到極致。

李偉光越打越心驚,心中暗罵:“這江楓難道是神仙麼?”

“一個聖境初期的武者竟然能夠扛得住我聖境後期的玄功逆轉!”

“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!”

和李偉光同樣震驚的還有下麵的眾人。

一開始李偉光將玄功逆轉之後,眾人都是覺得江楓已經冇有取勝的機會了。

畢竟一個無限接近傳說境界的人,在當今武道界可謂是最高的武道修為了。

江楓就算是再強,也不可能戰勝如此的境界,不然傳說境界也太不值錢了。

但是此時眾人卻是目瞪口呆的看著空中不斷拚鬥的兩人。

而且最讓他們吃驚的是,江楓竟然可以一邊和李偉光打鬥,一邊分析。

“原來是這樣!”

“殺伐之氣的最終竟然是仁德之氣!”

“難道說是以殺止殺麼?”

江楓疑惑的喃喃自語道。

李偉光的額頭已經出現了細密的汗珠,因為玄功逆轉是有時間限製的。

要是等到自己玄功逆轉的時間過去,到時候就算是江楓不出手,自己也是廢人一個,甚至可能活不過當場。

畢竟李偉光的年紀已經不小了,突然失去全身功力就意味著無限接近死亡。

要是自己死了,江楓一定不會放過李家。

到時候李家能夠活下來幾個,就全憑江楓的心情了。

想到這裡,李偉光再也不抱有任何希望,將全身的功力凝聚在長劍上。

打算一招將江楓擊敗。

“劍,第八式!”

“劍,第九式!”

“劍,第十式!”

或許是江楓你感覺到了李偉光孤注一擲的想法,手中的湛盧劍也是不斷的攻擊者。

一共隻有十三式的劍法,竟然已經用到了第十式!

“噗!”

“噗!”

“噗!”

空中不斷傳來兵器入肉的聲音,但是因為兩人的動作太快,下麵的人根本看不清到底是誰受傷。

正當所有人一臉焦急的時候,空中突然傳來江楓的喝聲:

“無極歸無極!”

“這偽聖境不過如此!”-